宝马家族:百年财富如何传承?|策略会分享之二

上善若水资产   2017-04-22 本文章338阅读

策略会上,侯总在分享个人资产配置的最后讲了宝马家族的案例,包括宝马家族的成长史及资产管理事业。


宝马家族的发展历史中,历经战争、分家、产业的更替,走过百年而枝繁叶茂,有不少值得我们思考学习。



财富积累之路:实业到金融

第一代:筚路蓝缕的创业者。19世纪60年代,匡特家族第一代——埃米尔·匡特通过纺织业在德国起家。


第二代:发战争财,积累财富。第二代京特·匡特不仅在一战期间敏锐地捕捉了军装需求、成功扩张了纺织业的版图,又转向了机械制造、军备、化工等行业的投资,拥有了蓄电池厂AFA(未来的Varta)和生产毛瑟枪的德意志武器和弹药厂的控股权。(第二代通过战争发财的财富积累之路饱受争议,我们放在最后提及)。

 

第三代:分家发展,宝马崛起。到了第三代,京特·匡特的两个儿子赫伯特和哈拉尔德分别继承了AFA、奔驰、钾矿和DWM几家公司,在此期间,赫伯特还力排众议押上全部资产买入了当时惨淡的宝马公司的股权。后来宝马公司果然起死回生,赫伯特也因此积累了大量财富。

 

第四代:全面推进财富管理。匡特家族的第四代最亮眼的成就莫过于哈拉尔德·匡特的五个女儿联手打造的金融业版图。她们从单一家族财富管理(SFO)——HQ Holding起步,后来发展成为家族拥有、对外开放的资产管理公司。



匡特家族Family Tree


我们来看看宝马家族的财富管理之路。


财富管理之路:HQ Holding的演化

简要概括HQ Holding的演化:家族办公室->财富朋友圈->开放多元的财富管理机构


HQ Holding成立之初是为了宝马家族自己的财富管理,以单一家庭办公室(SFO)的形式存在。之后,一个平行于SFO的联合家族财富管理(MFO)机构——FERI成立,虽然被高盛嘲讽为“book-keeper”(记簿员),但FERI逐渐明晰了自己的核心理念,那就是作为超高净值家族的财富簿记员,FERI对家族的所有资产(包括房地产、股票、艺术收藏品等)进行登记、整理及审计。FERI也因此深得客户信任,留下了历史上仅流失两单客户的光荣“战绩”。

 

这样,HQ Holding不仅为自家管理财富,变成了一个“财富朋友圈”。

 

后来,FERI逐渐演变成HQ Trust,由匡特家族100%控股,并承诺永不出售,为全球高净值客户、家庭及机构提供财富管理服务。

 

除了HQ Trust,HQ Holding还拥有专业、对外开放的资产管理及服务公司,包括:HQ Capital(包括专注于另类投资的Auda,专注房地产投资的RECAP、专门投资德语区中小企业的HQ Equita),以及专门提供会计报表、税务、风险管理等资产管理服务的HQ Asset Servicing.

 

于是,HQ Holding的职能不仅限于自己家族、高净值家族财富管理,还将积累的经验输出至更广的范围。通俗的说,匡特家族现在不光管理自己家的钱,还通过资产管理事业为家族挣更多的钱。


制度保障:如何做出明智的投资决策?

HQ Trust是专为高净值客户服务的财富管理公司,仅为30多个财富家庭服务。如何为这个高级朋友圈做资产配置决策呢?

 

HQ Trust采用典型的德国治理模型:管理委员会负责日常运营和战略执行;监事会负责制定FO战略、维护股东利益、处理合法合规等。

 

投资委员会由13-14名成员构成,分别代表着不同类资产,委员只具有提议权,唯独只有首席和联席首席具有投票权。执行委员负责组合审核,监事会最终审批。

 

这样的权责划分说明,HQ Trust的配置决策权在少数人手中(仅CIO与co-CIO两人),而非由投资委员会进行投票决定,这种设置可以一定程度避免多人投票产生出从众的配置行为。


据家族企业前首席执行官弗里茨·贝克尔(Fritz Becker)表示,HQ Holding从1981年到1996年创立的平均年度回报高于7%。此后,回报率平均为7.6%(到2013年的数据)。在股息分红方面,HQ Trust 超越市场水平:


财富管理思路:资产战略配置+另类资产+簿记估值

HQ Trust相信投资理念应该建立在资产战略配置上,随之而来是各类资产的投资方法,最终才选择执行的投资经理。

 

在可选资产类别中,HQ Trust更加青睐另类投资,因此,其选择的投资组合中有更大比重的PE、对冲基金等另类投资。家族客户的投资组合中出现PE投资的比例可能高达20%。由于投资类别中另类投资占有很大比例,这类资产流动性偏低、价格和价值的偏差大,因此需要专业的价值评估。

 

HQ Trust家族财富的簿记和估值方面给予专业服务:将家族分散的投资集中记录,对不同类别的资产进行簿记和估值,每月会进行评估,检视资产配置的情况,并且对投资经理进行严格的管控,还会不断的对投资经理进行搜索及筛选,甚至建立了自己的数据库来研究德语区基金经理的投资能力。

 

同时HQ Trust也对家族治理、企业治理、财富继承等方面进行咨询,比如帮助家族设立新的公司结构、后代教育规划、家族基金会等。每个家族客户都有其特殊需求,因此每个HQ Trust客户都拥有一到多个账户,分散管理,具有很强的个性化。


我们能向宝马家族的财富管理学习什么?

匡特家族的财富积累之路无法被复制,但是其财富管理的理念、制度可以供我们参考学习。


1.资产配置理念。从宝马30多年的财富管理事业中,我们能看到对资产配置理念的坚持,在这个理念之上去进行全球配置、实现财富的稳健增值。对于家庭资产来说,如何通过资产配置来稳定支出、防范风险,都是与我们息息相关的。(关联阅读:如何定制自己的资产配置方案 |策略会分享之一


2.投资的管理工作。宝马家族对自己和客户的资产进行簿记管理和估值工作,以便实施更好的配置方案,反思一下自己,是否对家庭资产有一个细致的记录和管理呢?


3.资产配置的独立决策。不依赖于多人投票决策的资产配置制度,一定程度避免从众投资,同时监事会的设置可以在投资决策与客户需求之间形成反馈。



其他关于壕的世界


在搜集匡特家族财富管理的资料中,小善发现了以下有意思的点:


1. 对于“发战争财”的争议及应对

匡特家族第二代从军工纺织业入手,后介入到蓄电池厂、军备业,这个历史中匡特家族是饱受争议的,京特·匡特曾为纳粹捐款,第二任妻子Magda后来与纳粹宣传部长结婚,他的工厂劳工来自战俘和集中营。德国2007年曾有一个纪录片《沉默的匡特家族》中揭示了匡特家族的这段历史,在纪录片播出后,匡特家族决定赞助一个研究课题,对家族历史进行还原,并公开研究报告。此外,匡特家族每年为德国记者颁发5万欧元的Herbert Quandt 媒体奖。


2.多次婚姻并未损害家族财富

匡特家族第二代——京特·匡特,曾有过三段婚姻,由于战争的原因,两个幸存的儿子(哈拉尔德、赫伯特)平分了家庭资产。其中一支:哈拉尔德去世时,五个女儿中两个还是青少年,此时通过信托受托人对她们的资产进行管理。另一支:赫伯特有过3段婚姻和6个子女,第三任妻子和子女继承了财产。第三代的五姐妹中亦有成员有多次婚姻,但并未对HQ Trust等的股权产生影响,这得益于信托机制。


3.对政党的捐助

据维基百科(数据经过匡特家族认定),匡特家族自2002年来对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(德国最大的政党之一)等几个政党共计捐助了150万欧元。


有关家族信托、宝马家族内部的资料极为私密,也只能从寥寥公开资料中一窥。但从这些细节可以看到一个大家族财富管理涉及到方方面面,并非易事。


另外,回顾匡特家族的发展史,其实每一代都并非只靠继承前一代的产业,都有转型和开拓,实现财富升级。所以,这个大家族拥有的不光是金钱上的巨大财富,一定还有优秀的家族品质、教育理念这些精神财富。


本文由上善若水资产原创,转载请告知并注明来源